武汉街头各处下半旗 哀悼抗疫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


曾光教授进一步表示,疫情控制的好坏,有时候不一定取决于一个国家的经济地位、发展程度或者GDP,还是看一个国家的防控措施、防控思路是否正确,是否真正重视,是否按照传染病控制的规律去做。发展中国家做好了也能控制住疫情,发达国家如果不重视,疫情也会变得严重,看我国和欧美国家就是鲜明对比。

“包括印度、孟加拉国、尼日利亚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是下一阶段疫情防控的重点。”4月3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教授接受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说中国疫情是第一波,欧美国家是第二波,那么印度等发展中国家就很可能是第三波,务必需要做好防控。他们的成功,可能会对全球疫情防控胜利起到决定性作用。

印度疫情可能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

美国、意大利、西班牙等欧美国家正处于疫情“风暴中心”,但很多人却将目光转向一个目前确诊病例数没那么多的国家——印度。

这些美国政客根本没有真心将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但他们都是表演天才,在舆论场上千锤百炼。他们没干多少正事,但总能够把与公众、尤其是与自己支持者的交流做得很到位。疫情如此汹涌,人们的大量情绪需要释放,得到照料,政客们的绝大部分精力都使到了这里。

在中国,情况正相反。我们各地的干部们很多属于“会做不会说”型。湖北最危急的时候,干部们很怕舆论追究他们在疫情初期的过错,虽然也举行了记者会,但很多时候是念稿子,没能有效回应人们的关切和焦虑。他们希望公众放手让他们做事,他们有错误悄悄纠正就是了,理解不了舆论的较真。

湖北在抗疫初期出了问题,造成了严重后果,必须追责。但是加上后期的表现,湖北整体上要比纽约州要强得多。湖北的人口是纽约州的三倍多,但是纽约州目前的死亡人数就已接近湖北了,到疫情结束,纽约州死亡的人数肯定是湖北的好几倍。事实摆在这里啊,湖北的错误,纽约全都犯了一遍,但湖北的很多官员已经按照正常逻辑黯然下台了,而且一度牵连了中国官方的整体形象。纽约州长科莫反而成了民主党新的政治明星。

根据印度卫生部官网最新数据显示,截至当地时间4月2日下午6点,印度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到2069人,其中死亡53人,治愈出院156人。

“印度疫情确实是很多人在担心的问题。”中日友好医院感染疾病科副主任医师徐蒙对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表示,印度人口密度大,现在感染人数和死亡率确实比较低,但是印度一旦疫情暴发,病例数恐怕不会比中国少,甚至远远超过美国,将会对全球造成严重影响。

印度国土面积298万平方公里,2019年人口数量13.24亿,跟我国相比,人口更密集。仍有数以百万计的印度人生活在贫民窟里,几十个家庭成员常常共用几个房间。在这样的环境里,隔离措施很难有效执行,安全的社交距离也几乎不可能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