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男子吐人口水后乘车突暴毙 验尸发现感染新冠


中新网4月6日电 据欧联社援引爱尔兰媒体报道,当地时间4月5日,爱尔兰总理府办公室发言人表示,总理瓦拉德卡已于3月重新注册为一名医疗系统注册医生,并向健康服务管理署申请每周上一天班,与医疗工作者共同抗击新冠肺炎疫情。

据报道,爱尔兰总理府办公室发言人表示,瓦拉德卡总理已在上个月重新注册,并向健康服务管理署申请在自己专长的医学领域工作。

截至目前,圣保罗州已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866例,死亡病例304例,为巴西全国之首。当天,圣保罗州州长若昂·多利亚宣布,该州居家隔离令将从4月8日起再延长15天,至4月22日。此前,当地从3月24日起实施全面封锁隔离,为期15天,原定于4月7日结束。【环球网报道】4月5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发布了一篇有关一线医务人员——科里·德伯格葛雷夫(Cory Deburghgraeve)的自述式报道,报道主要使用第一人称,德伯格葛雷夫在文中讲述了自己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日常,在描述自己的工作环境时,他表示,“你基本上就(像)是在核反应堆旁边。”

德伯格葛雷夫为病患插管时穿的防护装备 图源:《华盛顿邮报》

文中,德伯格葛雷夫介绍,“我一晚上工作14个小时,一周工作6个晚上。当病人吸不到足够氧气时,我就在他们的气道上插一根导管,使其可以通氧。这为他们的身体赢得了对抗病毒的时间。”

瓦拉德卡较早前曾表示,爱尔兰将为最坏的情况做好打算,目前每日新增病例有减少趋势,他很高兴民众对隔离的安排非常合作。

文章最后,德伯格葛雷夫表示:“看着别人死去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血氧水平下降,心率下降,血压下降。这些病人还在用着呼吸机就死去了,有时当他们遗体被运走时,插的导管还留在他们气道里。”

德伯格葛雷夫继续说,“一旦我完成,有时我会回到休息室做下蹲或弓步。我努力使我的肺保持强壮。(我)很难不去想,因为我从小就患有严重的哮喘。”

据报道,德伯格葛雷夫表示,“我可能是这些病人见到的最后一个人,或者是他们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很多人永远都离不开呼吸机。这就是这种病毒带来的现实情况。每次我走进重症监护室(ICU)给病人插管时,我都强迫自己思考几秒钟。”

该方舱医院配有520名医护人员,包括医生、护士、技师、心理治疗师等,分成三组轮流为患者服务。整个运营期间封闭管理。另外,位于该市北部大型会展中心内的方舱医院预计将在4月下旬启用,同样收治新冠肺炎轻症患者。届时,两个方舱医院共可容纳2000名患者。这些医院的建造目的是让当地医院能有更多的空间收治重症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