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部:严格查处医疗物资出口中出现的质量问题


报道提到,周五(3日)早些时候,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主席洛塔尔·威勒也表示,“我们看到病毒的传播正在变慢……它(防疫措施)起效了。”不过,和默克尔一样,威勒也强调称,对公共生活限制措施仍要保持。

据悉,长达9分钟的视频似乎是秘密录制的,并于周四发布在YouTube上。在视频中,这名疑似是美国民航飞行员协会达美航空公司分会委员会主席布兰登·康威尔的工会代表告诉协会的其他领导人,一名达美航空的首席飞行员对该公司的机长们说,“告诉别人你被感染,并不是你的工作。” 《赫芬顿邮报》认为,这是试图隐瞒有人被感染的事实。

然而,公司高管要求飞行员隐瞒感染情况遭到曝光,使达美航空的空乘人员和其他机组人员陷入了恐慌。一位担心受到公司报复而不愿透露姓名的达美航空工作人员表示,为了减少受到感染的风险,很多空乘人员已经休假了。由于达美航空管理层没有提供明确的信息来说明,具体哪个航班的哪些人新冠病毒呈阳性反应,一些工作人员不得不自费预订了旅馆客房自我隔离,避免将病毒传染给家人。

美联社称,各州缺乏关于医务工作者中新冠病例的关键数据

而在全国范围内,长期追踪疫情信息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并没有更新医护人员确诊数据。长期以来被诟病数据迟滞的美国疾控中心,自然也没有相关数据。

科罗拉多州国土安全和应急管理部门发言人米奇·特罗斯特则表示,科罗拉多州卫生官员还希望通过对所有医护人员实施检测项目,查明谁是感染者。“这种检测策略有助于增强我们的医疗能力。”

但在全国范围内,还是缺乏统一且严谨的统计,来显示受感染医护人员的正确数字。

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疗中心的安吉拉·加德纳教授同样表示,掌握医护人员受感染的数字,有助于医院制定规划。若有医护人员感染新冠病毒,那么医院需要一定的参数,来决定这些医护人员应该休息多久。

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克里斯托弗·莫里,已经创建了一个医疗系统模型,用以预测新冠疫情的死亡人数,以及各州所需的医院床位、ICU床位,以及呼吸机的数量,但医护人员感染数据的缺乏,却对其模型有着关键影响。

国际机械师和航天工作者协会的航空公司助理协调员詹姆斯·卡尔森说;“令人悲痛的是,达美航空的乘务员和其他工人——地勤人员、售票员、停机坪服务和机修人员都不知道他们现在是否可以信任该公司。”他回应了空乘人员要求对首席飞行员进行调查的呼吁,并表示隐瞒有关感染的信息“应该受到谴责”。据法新社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4月3日表示,最新数据显示,新冠病毒在德国的传播速度正在放缓,这给德国带来了“希望”。她同时警告称,现在放松对公共生活的限制还为时过早。